EN [退出]
常吃六味地黄丸>中国新闻

_春晚陷入尴尬 “春晚捧星”转轨“星捧春晚”

2017-11-18 08:15
相声剧《还钱》 表演:牛莉、冯巩、刘金山、小宋佳

相声剧《还钱》 表演:牛莉、冯巩、刘金山、小宋佳

谭晶

谭晶

“笑脸哥”和“漫画女”,一位笑得幸福四射,一位美得赏心悦目,这两张观众席中的面孔,通过兔年央视春晚的镜头,迅速成为网友热议的明星脸。没有演员蹿红却有观众意外走红,让这一届央视春晚陷入某种尴尬,而央视春晚造星功能的愈加弱化,也成为不争的事实。

变迁:从造星工场到明星大聚会

弹指一挥间,央视春晚已连续举办了29届。一路走来,这道除夕大餐制造出了许多流行语,捧红了许多原来名不见经传的明星,央视春晚也因此被称为“造星工场”。不过,这个定律在兔年春晚被颠覆,几乎没有一位演员能够引发观众和媒体的强力聚焦,反倒是一系列话题、事件,诸如“虐金鱼”、“删减门”、“穿帮门”等,一次次引爆公众讨论的热情。

兔年央视春晚表现出的一个明显特征是明星总动员,相声和小品类节目有姜昆、赵本山、小沈阳、何云伟、李菁、黄宏、蔡明,音乐类节目有宋祖英、谭晶、周杰伦、林志玲、韩红、郑钧,就连旭日阳刚、西单女孩等,其实也都是红遍网络的草根红人。此外,海清、黄海波、李小冉、陈数、窦骁、周冬雨等,也都是已经被观众们所熟悉的影视演员。

至于在“新人接班”这一点上,兔年央视春晚虽然做出了努力,比如新人所占的比例有所增加,但采取由明星带新人、由明星挑大梁唱主角的方式。老前辈姜昆虽卖力提携新人,却收效甚微;丁建中接棒刘谦,却未能成为最受观众喜爱的魔术师,至于傅琰东,则是被那一群金鱼抢去了风头。

“近几年来,春晚有一个愈演愈烈的现象:越来越向着‘熟人碰面全’、‘明星大聚会’的方向靠拢!这让人直嘀咕:到底是春晚造了星,捧了人,还是红人明星在为春晚捧场?”一位网名叫“话不在多”的网友说。

呼声:春晚“钉子户”可以歇歇了

2010年央视春晚,“天后”王菲一曲《传奇》唱得超凡脱俗,同时也将这首歌的创作者——“音乐诗人”李健从小众圈子拉到公众视野中。兔年央视春晚,方大同、李健、萧敬腾组成的新势力歌组合,分别代表了中国香港、内地、台湾年轻音乐潮流,三人手中各持一把吉他,以串烧方式登台表演。

如此两个节目,没什么直接联系,不过有的观众却品出了一种端倪,那就是央视春晚越来越喜欢“用星”,而不是“推星”。“《传奇》是李健自己的歌,为什么2010年春晚不让他唱?因为他还不算有名。2011年为什么李健上春晚了?因为他有名了啊。”独立音乐人磊子以略带调侃的语气说。

在很多人看来,正因为央视春晚对明星的日益依赖,催生了越来越多春晚“最牛钉子户”,赵本山、姜昆、冯巩、黄宏、蔡明……莫不是牢牢坚守着央视春晚这块阵地。不过,观众中不乏有人这样评价:春晚跟不上人们求新求异的步伐,外观上始终是“老黄瓜抹绿漆——假冒新鲜”。

“我们不否认,那些老演员和那些大腕明星演得好,我们也欣赏他们的演技和水平,可是在一年一度的春晚上,我们老是见那些脸熟的人,是不是有点太俗了?能不能来点新花样,多些新面孔,给年轻人多一些机会?话再说回来,那些大牌明星,即使他们不上春晚,我们也会记住他们,也会记住他们的精湛表演!可是,春晚为啥一年年、一次次、一回回地不放过他们呢?”一位网友连发感叹。

观众呼声强烈,明星自己其实亦有同感。春晚“老将”潘长江前不久在被媒体问到这个问题时就坦然地说:“新人多了是好事,不要总是这帮老面孔。其实无论是谁都能上这个舞台,就看节目精彩不精彩,能否驾驭舞台。如果我是今年春晚的总导演,我一个熟脸都不用,都用新人,观众期待值也不会那么高,还能让他们耳目一新。就这一台晚会,兴许就能推出十个、二十个、三十个明星。”

隐忧:明星捧场难解“近亲繁殖”之弊

很多观众至今仍对2009年央视春晚的节目记忆犹新:周杰伦、宋祖英的“英伦组合”演绎“辣妹子”版的《本草纲目》大获赞誉;刘谦第一次上春晚,8分钟,一枚戒指,几只鸡蛋,“无中生有”的魔术就这样红了;小品《不差钱》则一把火“烧”红了小沈阳和“丫蛋”毛毛……

而兔年央视春晚,尽管星光熠熠、大腕云集,但却被一些观众评价为“三年以来最平淡的一届春晚”:“绞尽脑汁后,除了赵本山小品《同桌的你》里的那句‘我们一起走进苞米地,此处省略78字’,除了林志玲和董卿两人拧着嗓子比嗲,甜得让人有些闹心以外,印象深的就不多了。”

“明星捧场,掩盖不了节目质量的平庸和缺乏亮点,尤其是音乐类节目,不成系统,甚至给人支离破碎的感觉。”这是星文唱片公司总经理刘思齐看完整场晚会之后的感受,“起用老面孔、大明星,有点类似于近亲繁殖,来来回回就那么些人,总也绕不出某些固定的模式和圈子,这样推出来的作品自然就不会有多大创新性了。”在他看来,这正是央视春晚造星功能逐渐丧失的根本原因。“选节目的机制存在问题,基本就是导演组那几个人说了算,而不是向社会公开征集作品,不是开门办春晚,如此便导致了精品节目匮乏,原创力、创新力跟不上,观众自然也就反响不高。”

错位:“等米下锅”与“民间高手”被埋没

其实,央视春晚导演组也为此而挠头。兔年央视春晚总导演陈临春就抱怨:“当年大家的那股创作欲望哪里去了?”他觉得,当年的春晚歌曲,如毛阿敏的《同一首歌》、毛宁的《涛声依旧》、张也的《万事如意》、解晓东的《今儿个真高兴》等,现在听来仍很亲切。“当年我们一接到春晚的工作就潜下心去搞创作,像《同一首歌》,我分别请了孟卫东、侯牧人等四个当时最火的作曲家来参与谱曲。现在不同了,演艺圈变得急功近利,一首歌能卖很多钱,给春晚创作歌曲也就没多大积极性了。当年社会上好的相声小品一大堆,随你挑,现在我们是在‘等米下锅’。”

“陈导说的只是他个人的感受。作为唱片公司,从商业角度讲,我们当然很看重央视春晚的平台,尤其是新人,登上了这个舞台,就意味着在演艺道路上迈上了一个大台阶。”刘思齐说。据他了解,其实不乏有唱片公司或个人向央视春晚毛遂自荐,他所在的星文唱片公司今年就曾向央视春晚节目组报送过歌曲。“我们的藏族歌手完玛三智的《蓝月谷》曾经上过《我要上春晚》节目,后来,连带歌曲小样和MV都曾寄给央视春晚节目组,但没有收到任何回复,我甚至怀疑他们根本没有试听过这首歌。”

采访中,不乏有人士建议,央视春晚不妨回归到早期“取才于民”的理念,深入到大千世界中去挖掘精品节目。那时,央视春晚有很多精彩的节目都是从民间甄选上来的,最典型的便是赵本山了。1990年,还是铁岭市民间艺术团一名小演员的赵本山,带着小品《相亲》第一次登上央视春晚的舞台。独立音乐人磊子说:“要不是姜昆去铁岭演出,挖出了赵本山,力荐他上春晚,可能他还只是一名小演员,更谈不上成为日后的明星大腕。事实上,民间有很多高手,也不乏好作品,只不过没有与央视春晚进行对接的顺畅渠道,不会被发现而已。”

当前文章:http://p23gh.szielang.cn/post-k601q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11-18 08:15

性感尤物  k2048  中国名人小故事有哪些  谢绝参观英语  免费域名注册  幼儿教师教育笔记大班  街拍美女抄底全集网盘  杨绛为什么叫先生  色即是空1  重生之娱乐宗师  

相关新闻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 2017 _春晚陷入尴尬 “春晚捧星”转轨“星捧春晚” All rights reserved-网站地图站点地图

超天大圣_杨一民受审签字 称真没拿那70万否则天打五雷轰